您的位置:首页 >新闻 >

张其萍:做足功课,才能有底气地唱出每个音符

时间:2021-07-02 11:19:01 来源:扬子晚报

张其萍:做足功课,才能有底气地唱出每个音符

孔小平

舞台上是标配的华丽礼服和高跟鞋,而舞台下是素色裙子配平底软鞋,这是两天里,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见到的不同的张其萍。作为江苏省演艺集团歌剧舞剧院著名青年民歌歌唱家、国家一级演员,张其萍今年挺忙,推出了不少时代新作。她把这次的面对面专访放在剧院排练厅,看着厅内磨得露出海绵的椅子,从比赛选手到如今的江苏民歌代表人物,张其萍有些感慨,这里是她的起点。 文|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

身为江苏人唱响《美丽江苏》特别自豪

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,今年江苏省演艺集团推出了不少作品,张其萍参加了《红旗下的歌谣》中国歌剧经典选段音乐会,《红色畅响》民族音乐会的7场巡演,还在江苏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歌咏文艺演出《永远跟党走》中独唱《江河情长》等。

今年她的新歌中有一首很特别,就是《美丽江苏》,反映新时代的江苏新面貌,这首歌很清新也很温暖,很走心也接地气,目前MV已经拍摄结束。作为江苏人,张其萍对这首歌的感情很浓郁,“我让自己以一个讲述人的身份,引领每一个观众去感受我们的美丽江苏。我希望听到这首歌的江苏人,都有跟我同样的感受——作为江苏人是很自豪的。”同时她又表示,虽然歌词是从第一人称出发的,但是她在演唱时希望听众能有一种代入感,在这首歌里都能找到自己,同时,《美丽江苏》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高亢嘹亮的赞歌,旋律很亲切歌词很暖心,副歌部分也充分体现了每一个江苏人对自己家乡的热爱与祝福。

80后张其萍是盐城建湖人,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但他们很喜欢听音乐,那时家里听收音机,里面放什么她就跟着哼什么,比如《沂蒙山小调》《泉水叮咚响》《雨花石》《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》。到了小学五年级,有老师发现她的嗓音不错,就带她到省里参加一个少儿歌唱比赛,“当时坐在台下的小小的我看着那些十六七岁的大姐姐选手,她们穿着连衣裙,头发很长很顺滑,披在肩膀上,特别漂亮。而且她们唱的歌,我从没听过,甚至我连她们是怎么发声的都不知道,就感觉她们好厉害。我安慰自己就是来长长见识的,我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学习,没想到第一次就拿到了三等奖。”

从那时起,她父母才开始有意识地将她往这方面培养,后来到南京,在南艺附中开始学民歌,这个班是江苏省演艺集团歌剧舞剧院跟南京艺术学院联合招生的,为了培养全方面人才,课程设置也很丰富,有形体课、正音课、表演课,还有一些基础课。

其实张其萍的成长经历也是“美丽江苏”的一部分,从建湖走出来后,她经常为家乡唱歌,比如“九条大河九方走,一片芦荡水乡留,你有万亩青纱帐,天鹅野鸭尽情游……”她曾为家乡录了一首形象宣传歌《九龙口》,将九龙口原始生态湿地风貌展现得淋漓尽致,“既能宣传我美丽的家乡,也让家乡人多了解我这个从建湖走出来的歌手”。

做足功课再演“大女主”歌剧,在台上才不“虚”

这些年,张其萍唱了不少歌剧,比如《思源》中的晓月,《悲怆的黎明》中的林梅,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韩英,《运之河》中的秀秀,等等。民歌歌手唱歌剧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,张其萍告诉记者,难度倒不是很大,在学校都打下了一定的基础,科学的发声方法是相通的,但面对不同作品需要做一些相应的调整。

张其萍对自己的长短处有清醒认识,她表示,自己是典型的民族唱法,如果让她全部都用西洋唱法是困难的,所以她只选择适合自己的,接的角色都以民族唱法为主,比如,江苏省原创歌剧《运之河》,她在其中饰演的秀秀,其身份就是民女,民族唱法是合适的,作曲家在作曲时也会为秀秀、为演唱者量身定做,比如旋律上尽量往扬州民歌方向靠。

无论是《悲怆的黎明》中的林梅,还是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韩英,以及《思源》中的晓月老师,在这些优秀歌剧中张其萍饰演的基本都是女一号,这些“大女主”角色对她个人而言,也有额外收获,每次演她们都会有启发,“她们基本上都是英雄人物形象,对我来说最直接的收获就是,每次排练时遇到一些困难,我都会想想我剧里的女主们,对比下来,我眼前的困难真的什么都不是,这是她们给我最直接的一种精神鼓励。”

唱歌剧,并不是会唱歌就行。张其萍说,这些角色都有原型人物,她每次接演歌剧时都要做非常多的功课,从而一次次地“接近”她们。以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歌剧《洪湖赤卫队》为例,她饰演韩英,观众对这个故事的剧情、唱段等都非常熟悉,她在排练中更要做大量功课,包括与故事、人物相关的背景资料,当年电影首演的盛况呀,电影中演员在遇到各种场景时的处理和表现,歌剧中唱段的素材来自于哪里,等等,这个歌剧还运用了湖北汉剧的一些唱腔,有些唱词还需要用湖北当地方言,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非常多。

在张其萍看来,虽然舞台上只呈现了一首歌或者是一部剧的时间,但需要在台下做很多功课,才足以支撑自己站在舞台上的自信,如果没有这些功课,自己站在舞台上,就会发虚。“真的需要做足功课,才能有底气地唱出每个音符。每一句台词说出来时也才能有分量。我认为,这一点,其实跟影视演员进组做功课一样。不过我们舞台演员的环境可能更残酷,舞台剧需要一次成型,没有‘再来一条’。”

积极推广“江苏民歌”,演出和专辑都爱融入相关元素

作为江苏著名的民歌歌唱家,张其萍清楚作为这个年龄层的梯队歌手,自己不仅要保持进步,也对江苏民歌的发展和推广肩负一定的责任和义务。

对自己而言,张其萍这些年还在抓住各种机会学习,做每一行都必须一直在进步,才不会被淘汰,舞台艺术的更新也很快,只要想站在舞台上,无论是唱法还是身体各方面,都需要不断积累和“焕发新生”,“可能普通观众想象不到的是,我们出去演出,剧场条件、音响设备、调音师都不一样,每次演出前的排练和适应场地、调试音响很重要,即使这样,每次走台的感觉也不同。所以在台上演唱时一旦感觉不对,就要立刻做调整,这个反应很重要,所以平时要注重经验积累。”张其萍坦言,别看演员每次站上舞台时笑意盈盈,其实脑子里会想很多,都需要经验支撑,不然很容易让观众觉得“不在状态”。

另外,这些年让她很开心的一点是,常有外地歌手给她打电话、发信息征求唱江苏民歌的意见,“这让我很欣慰,说明自己这些年在江苏民歌方面做出一些成绩,唱了一批得到大家认可的作品。我很愿意为他们认真解答这些问题,我会用微信语音唱给他们讲解。”

说到江苏民歌,最有名的莫过于《茉莉花》,除此之外,因为地域不同,江苏有多种风格民歌,也很博大精深。关于江苏民歌的推广,张其萍有意识地把它做进了一些文艺交流中,比如在国内外演出的返场时她都会选择江苏民歌,因为江苏民歌大多体量小,有的就三五句,容易被接受,很适合短平快地推广。而且张其萍每次出专辑都会融入一些江苏民歌元素,她也跟乐团去高校做过专场普及,“以前大家觉得民歌‘土’,现在改了配器后,其实一点也不土,改变了观众对民歌的固有印象。”她认为,需要一些渠道或平台来展现它们,不仅展现唱腔,还需要普及江苏民歌产生的背景等方方面面的信息,她对这个推广也有一些朴素愿望,此前就有前辈建议她进行这方面的尝试。

快问快答

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演出吗?

除了第一次到省里比赛时的兴奋和惊讶,几年前的一次演出事故让我“一直耿耿于怀”。

那是一个重要的大型演出的最后一场,穿的裙子裙摆特别大,鞋跟又高,轮到我上台时,刚走出通道,就觉得脚下踩到裙摆了,但我不能停住,也不能回头,随后另一只脚也踩上去了,整个人就摔在舞台上,全场观众都看到了(说到这里时,张其萍立刻眼圈泛泪)。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先爬起来,把歌唱完,后来在后台哭了很久。这给我带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压力和阴影,每次上台,每走一步都很小心。但现在想想,这样的经历也挺宝贵,提醒自己任何时候都要严格要求自己。

不过,对礼服确实是又爱又恨,因为演唱歌曲的特点和体量在那儿,穿上贴合歌曲风格的礼服后,也会油然而生一种仪式感和自信感,可以帮助自己更加投入地去演唱这首作品。既然站在舞台上,就要带给观众视听感受,这样的舞台呈现才完美。

现在你还有一部分工作是比赛评委?

对,其实我做评委时的紧张感常常超过台上选手,毕竟我自己从比赛选手过来,打分时总担心自己少打0.1分而耽误选手。另外,当评委也是我的一个学习机会。真的,看见选手站在舞台上,就会想到自己,看到他们的优缺点,就会联想我在演出中还有什么需要调整改变的。

现在已经是评委了,下面会不会带学生?

虽然常有人来问,但还没遇到“有缘人”。

顾雪珍老师和阎维文老师对你的演唱生涯中起到了什么作用?

上高中时非常幸运地遇到了顾雪珍老师,歌唱这条道路上顾老师给予了我很多帮助。她如今80岁了,我现在一旦遇上重大演出,还是会去找她上课,虽然顾老师年纪大了,但她会挑重要唱段,一段一段指导我演唱。

我从阎维文老师身上也学到了很多,他对业务要求非常高,至今仍在台下付出了比别人多很多的努力。在我遇到瓶颈时,偶然在大师班上听到他说:“在舞台上这么多年,至今我还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声音状态。”那时我对自己的状态非常不满意,甚至认为自己在歌唱这条路上走不下去了。而阎维文老师从艺这么多年,还在不断调整声音,我也不能放弃,应该不断去调整到最佳状态,他的这番话坚定了我的信心。

刚才你说阎维文老师日常保持锻炼是为了舞台,你也是这个原因坚持锻炼?

对,我一般会游泳或者跑步、划船机。我喜欢有氧运动,可以较快地练出体能。歌手唱歌需要大量的气息支撑,所以体能很重要,也要有强的肌肉记忆,而随着年龄增长,肌肉会逐渐松懈,就需要锻炼。有了日常的运动,体态也相对好看,也是舞台视觉美的一部分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
郑重声明: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。
猜你喜欢